海南三巡

2019-10-11 19:58栏目:金莎国际
TAG:

2017/12 海口

降落中的飞机终于低旋到能看清陆地的高度,舷窗外还是灰蒙蒙一片,乌云安分地攒聚着,窗外连海滨都没出现就直接切换成高速公路。

这样的落地一点仪式感都没有。

地面上点缀着很多黄泥塘,平房屋顶也灰头垢面。我突然想到上中学时,海南因为“国际旅游岛”的建设口号而地产大热。今天从空中鸟瞰这片土地,又觉得世道难常。直到落地,在到达大厅见到举着花花绿绿广告牌接机看房团的中介们,我又重新觉得,国家建设海南岛的风仍在吹着。

作为一个应届生,内心其实是把出差当玩乐的(已经被太多职场老油条嘲笑naive)。这次上头通知得很仓促,我急匆匆走出差公文流程,然而IT系统没能衔接上规章制度,搞得同事们也是抱头抓狂。中午在T1过检,飞海南和广西的乘客被引导到特定的四排队伍。经历了最严标准的安检,发胶被打开,安检员用化学课上嗅氨水的姿势鉴别里面的端倪;脱鞋安检,结果被告知X光机监测左右两只鞋监测不一致,让我抽出鞋垫自证清白。

已经到饭点,两位女同事被北京的领导远程操作压在案头写新闻稿,我和另外一个男同事不厚道地先走一步去吃牛蛙。边吃边说物价真便宜,清桌了还没饱腹,又直接杀到旁边一家店吃虾子。出来吹着22℃的风,走进药房。收银姑娘把自己的手机推向我们说,双12先扫我支付宝领个红包吧。

(原本决心要定居国外)的同事感叹道,我就生活在海口算了。

2017/10 海口

第二次来海口是带着光荣使命的。结束了前期在广西山区的慰问活动,我们带着两位留守儿童和一名老师来看海。

那次的天气是标准的海岛模式,晴朗透彻。只是海口的海水仍然不尽如人意。琼州海峡对岸的沙土冲刷使得这里的水质不如南部的三亚。即便如此,孩子们生平第一次见到大海还是激动到颤抖。起初一个妹妹害羞地不愿意脱鞋子,被我们几番怂恿,才怯怯地光脚踩入沙子。我坐在沙滩末端的台阶上看她们玩了一下午所有孩子们都热衷的沙滩把戏。

身边的同事耐不住看海的无聊,放一首歌给我听,让我猜歌手。她骄傲地宣称,从来没有一个人能猜出来。结果我听了几句,就直接猜中是黄渤。她更无聊了。

2015/04 三亚

寻常钻在宿舍的上午,我刷到了北京往返三亚16块含税(连燃油费都出bug没有收)的机票,立马鼓动舍友和我一起走。走不了也就损失顿午饭钱。舍友思考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能翘课。我便不理他,订上了单人票。

4月份的课程其实已经进入重点基本讲完的阶段,加之我院开明的学风,说走就走真不是件难事。等我在凤凰机场换上短袖,我才意识到这是我大学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翘课了。

七寻八拐找到了隐藏在别墅区的青旅,我受到了哈尔滨老板热情的招待,甚至祭出了正宗红肠。这家青旅的故事在此不表,以后得专门开文写写“三亚泽奇"。来海南职置业的,除了温州炒房团,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东北。我臆测,除了国家口号和钱景,他们是真切地被阳光吸引而来。

师妹送我不久的眼镜在我一个不小心的趔趄里被海浪卷走。顶着600°近视,我摸索着走进附近人声鼎沸的社区,奇迹般找到一家眼镜店。等我再次出来,跃入清晰的世界,就愉快地走向清补凉的档口。

那种没有包袱的日子特好。

所以明天我要去吃清补凉。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莎国际发布于金莎国际,转载请注明出处:海南三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