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曾相识燕归来

2019-11-17 14:54栏目:侠盗猎车手4
TAG:

燕池为何许人也?

早年微博自概:写字作曲,雕木刻章,静悄悄做鸟。风格小众,离群索居;有点儿小才,不会来事儿;长得凑合,毫无背景。不是民谣!不会签约!

如今看她的微博是:写字作曲,雕木刻石,沉默而富足。另,别建百科。

这都很好地诠释是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

mieco截图

期会燕池

10月14日,就在前两天,我乘一个多小时的高铁来到厦门--Real Live。

厦门,是个很干净舒服又文艺的城市。靠近海边,空气清新,海风凉爽。不妙的是巧遇台风天气,好在,大雨还是比较眷顾来厦门的人们,雨是一阵一阵的并没有急促的倾盆大雨。因此也没有打破我们的兴致。心情是舒缓而自在的。

在秀动群里听说上个月广州场次纷至沓来的人们大排长龙。于是,8点半开始的场次,我们6点就到了。现场比我们想象的人少了些,也许是天气影响,但也有比我们早些的铁粉在等待。约莫7点兑完票,我跟着铁粉排在大门边,工作人员一直说时间还有,可以转转再回来。但,为了能够靠前些还有更好的感官体验,我们还是坚决一直排到入场。

mieco摄

我不是铁粉却变成了崇拜者

7点30分进场,我们的位置在第一排的中间。第一次看live,突感粉丝不易,站着等了一个小时开场。就算穿着柔软的平底鞋,还是能感觉脚沉重伴着些酸疼。But,直到演出开始之后,这种不舒服的感觉便消失无踪。

在此之前 我只听她的歌,并没有了解太多有关她的信息。逛知乎的时候,有人如此评价她,我觉得便是如此。

侠客凭手中长剑名满江湖,歌者却凭所写音乐行走四方。许多独立音乐人皆如此。

她被歌迷们亲切称喊为燕郎。

喜爱毛笔雕刻的她,有着匠人独有的脾性,悠悠然自在的古风,温和而自制,有才华而内敛,灵气逼人而不自恃。很多人评价她任侠豪气的音乐风格颇有燕赵古风。

mieco摄

mieco摄

继续回到燕池Live,8点30分准时开场,她自带微风偏偏地从舞台后面走出来,轻便的衣着,素雅的妆容,长发飘飘,宛如一个委婉的古代女子。全场约莫300多人,顿时尖叫起来。我觉得现场粉丝,大多还是比较克制。大部分在她唱歌的时候都是安静地享受,或是带着微笑地凝望,燕池看不到词谱的时候,粉丝说:“我可以上来给你打光”。燕池笑笑而不语。

我心里想着,这么一个人,竟让人如此着迷。于此找到了真正的原因。她开口歌唱那瞬间,能让人走进她随意准备的境界里,安静,尽是纤细情绪与只言片语。一束暖灯光打在她头顶,她整个人变亮了起来。黑色头发呈金色,细小的尘埃环绕着,她就如仙境般美丽。

mieco摄

mieco摄

她优雅地抬头闭眼,一眨眼一皱眉,手里敲动的仿佛是一把古琴。嘴里唱出来的诗情画意,顿时跳脱在你眼前。时而悠扬,时而铿锵洒脱的歌声似乎传到很遥远的地方。还有那双迷离又坚定,柔和又不屑尘世的眼神甚是吸引人。

有人说陈粒是行侠仗义的金戈铁马铮铮然气度,而燕池就是白衣书生翩翩风流傲兮清骨。这样的燕池相对陈粒的侠古气多了几分翩翩风度,相对静谧田园的程璧又多了些傲气清骨。

相比现在的陈粒,我更喜欢燕池。

mieco摄

mieco摄

Live last

虽说她白衣书生气质婉约,举手投足间却又略带豪气。她的脸颊渗出点汗珠,粉丝拿了一包纸给她,叫她老婆,她粗略大动作划手一比,别。挺有趣。

结束前一两首,粉丝们喊着让她唱《九重山》,她说唯独这首不唱,自己用心编了几个版本,最终呈现的是最好的版本。为了尊重这首歌背后的作品,不会拿它来唱。大家都知道这首歌很红,她却不拿它来消费。我终于知道,也许她不是一个歌手或艺人,她不建百度百科,不消费广为传颂的歌曲。只为悄悄做自己喜欢的事。

Live结束后,她深深地鞠了几个躬,安静离开。而我,为了她仅带来的30份专辑,不顾形象挤在着几百号人堆里面,抢了这微小的概率,又在第一个,紧张地让她签了名。糊糊涂涂不知道该不该跟她合照便走开了,之后我看到我身后的一个铁粉,把手机壳手机膜迅速撕下,顺便让她签上了名。突然有那么一秒觉得不够的嫉妒,不过一秒过后,拿着手中的专辑,觉得无比心满意足。

mieco摄

mieco摄

愿为分享

她的音乐意境充满了古意,歌词大多来自古代诗词,如李白的《将进酒》李贺的《苦昼短》,还有木心的《从前慢》。她的音乐编乐加入了许多古代乐器,古韵味浓。歌声重透出的古风,时而委婉悠长,时而淡然脱俗。

我个人很喜欢《人海》《游戏》《苦昼短》《客从何处来》《好歹》《将进酒》《北国》,大家有机会可以去听听。

mieco摄

mieco摄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莎国际发布于侠盗猎车手4,转载请注明出处:似曾相识燕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