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关心你侠盗猎车手4

2019-11-17 14:54栏目:侠盗猎车手4
TAG:

一条微博热搜的持续时间有多久?一天?三天?还是该以小时为单位来计算。

"26岁被逼婚自杀女孩帖子",一天;

"柳岩当伴娘被捉弄",一天;

"芜湖女大学生坠亡事件",三天。

除此之外,满屏这个明星结婚了,那个欧巴好会撩妹,还有什么女生新标准(反手摸肚脐、胸夹笔、A4腰、i6腿)。

事实上我不反感娱乐,我反感的是娱乐背后潜在的意识形态,是关于生命与尊严抵不过几条娱乐新闻的长度跟厚重。

我为她们难过,也为自己。

"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再思考。"

通常情况下我不会刻意宣称自己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因为"女权"这个词一直被污名化的厉害,听上去既偏执又激进,而我恰好生性不喜争辩,也没有多少纠正别人形而上悖论的欲望,一向采取"你不懂你傻逼,我不跟傻逼讲道理"的原则,但我自己知道,我是。

对于捍卫女权,我并不比以前更反动,但是我的反动比以前更顽固。从另一层面上来讲,我却又不喜欢"女权主义"这个词本身,但凡一样好东西,被活生生的逼成了"主义",总是难免因其智力上的懒惰和傲慢而令人生厌。"标签盛行的地方,理性容易枯萎"。(大家少谈点主义,多研究些问题,少一些套路,多一些真诚嘛。)

确切来说,当我谈论女权的时候,我所表达的更多的是指一种尊重,而非跟男性二元对立,不是你只要有一点偏袒男性你就是女性的叛徒,多无趣。

但我今夜不想聊女权主义这个被刻板印象构陷了的词,我们来简单的说说你,谈谈我。

一个被逼婚的你

忽如一夜春风来,全世界都在谈恋爱,哦不,是结婚。说实话,我向来对婚姻没有什么太大的偏见,我相信它所带来的幸福愉悦甜蜜,我相信传说中的一切。但我极为讨厌拿性别、年龄来施压,打着爱与关怀的旗号干尽人间丑事。

婚姻美好吗?美好。它的美好性来源于未来跟你在一起的那个人,也正因为它美好,才不应该被逼迫。而现实状况是什么,是25岁以上的女生就被称为"大龄剩女",30岁的男性仍被叫做优质股;是29岁女生为前途奔波时被指责耽误人类最佳生育繁衍期,30岁男性则被褒奖是积极上进有责任心;是有人写《文艺女青年这种病,生个孩子就好了》,一群乌合之众迫不及待奉为圣经弹冠相庆。

恶心。

因为你是女生,所以即便你长的还行,家境尚可,学历不低,生活独立,只要你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不结婚,你就是一个怪物,你就"被不幸福"。婚姻是获取幸福的一种途径,但不是唯一途径,而人们却自以为是的把它强加为女性的终极目标,认为结婚生子是所有女性最高的价值追求。

愚昧。

该庆幸的,我妈已经算的上比较开明的长辈了,她从来不会说,因为你是个女孩子,所以你应该这样,因为你是个女孩子,你不能那样。但她也会说,你可以晚点结婚,但总是要结婚的啊,没有人不结婚。没有人不结婚,所以我就要结婚;没有人结婚不要小孩,所以我就必须体会当个母亲,这是一切成立的逻辑前提。

都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我希望全宇宙都能明白这样一些道理。

我的男孩们,我们选择跟你们进入一段婚姻,并不是因为我们真的需要你们庇护,只是因为一个爱字。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愿意放弃更多人生选择的余地来同你维护一份关系,我也许会为你洗脏掉的衬衫、深夜为你熬一碗甜粥、甚至去生一个孩子,但请你们明白,这是我的选择,而不是我的义务。

任何女性的人生还没有失败到要用婚姻来捍卫自身的完整性,我们所有的付出与妥协都是建立在我们愿意的基础上,不是我们必须,我们应该。

我的女孩们,我们努力接受高等教育、努力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打拼、努力摆正心态原谅这个社会的不公与冷眼,我们还要微风不躁岁月静好的热爱生活,难道就因为迟一点结婚又或者不结婚而活该被别人指指点点?

你要知道,人们想看到的只不过是你不如他们过得好,站在道德制高点嘲讽别人来获得优越感这种事,国人一向得心应手。所以不要急,该走的我们不追,该来的我们不催。

一个永远都有错的你

夜跑被奸杀,谁让你们小姑娘大晚上的不在家呆着在外面乱跑;女大学生坠亡,肯定是这个姑娘作风不检点,不然怎么会醉酒还跟别人去开房;柳岩当伴娘被捉弄,只是朋友间玩笑啊,人家当事人都没发声,你们上纲上线瞎激动,女权真可怕;公交车或其他场合被性骚扰,明明是你们女生穿的太少了啊,刺激我们激素分泌...

每次看到这类评论,只想说,你们去死好吗?

这两天柳岩伴娘事件引起的效应,根本不是作为一个单独的事例被讨论,而是大家对以这件事为代表的对女性不尊重态度的集体声讨。作为一个艺人,她被定位于性感路线,这是她的职业需要,不是她就能被随意调戏的理由;游戏可以,但当一个人表明不愿继续进行时,适时结束是做人最基本的尊重与教养。

柳岩的不发声、贾玲的出手相助,让人好感倍增。一个是对朋友的袒护,一个是对朋友的保护,两者都得体而自然。相反那些伴郎团亦或圣母键盘侠,巴掌不打在你脸上,你永远不知道疼的滋味。

我们是人,我们还是些女人。在千百年父权制度的影响下,我们穿的少了走在街上就是浪荡勾引,穿的多了躺在床上就是不解风情;我们说"不要"是欲拒还迎、是嘴上说不身体还很诚实;我们谈"性"就是有伤风化,男人开荤段子是风趣幽默。

我们在一个号称文明的社会中,走在路上被侵犯是我们的错;我们要求平等尊重,被贬斥为矫情是我们的错;我们饱读诗书,又被教育女子无才便是德是我们的错;我们围绕家庭不关心政治和人类,妇人之见是我们的错。

是,世界没错,我错了。因为我是个女人。

因为我是个女人,我要A4腰、胸夹笔、i6腿,这种无休止的物化女性娱乐什么时候能够消停,真挺没劲的。

这个世界没有教会男人管好自己肿胀的荷尔蒙,却责怪女人没有掌握自我保护的技能(我拿下硕士文凭最好再去辅修个跆拳道黑带),宝宝心里苦。

一个智商总不在线的你

"男人通过吹嘘来表达爱,女人则通过倾听来表达爱,而一旦女人的智力长进到某一程度,她就几乎难以找到一个丈夫,因为她倾听的时候,内心必然有嘲讽的声音响动。"

在追第一季《奇葩说》最后一期"虚伪是一件好事"的辩题时,马薇薇立论"虚伪是女人对男人的人间大爱",我脑海中就不断闪现出上句话,倒不是妄自尊大,是真的感同身受。

你们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小学的时候大人告诉我们初中男孩就比我们学习好了,到初中的时候又说高中男生数理化就比我们强了,高中后听到大学男生就更善于处理问题了,大学了找工作人家说只限男性。潜台词,不管我们现在怎样优秀,以后总是不如男生,真的,很烦唉。

《我的少女时代》上映那阵,我在一篇文章里提过,对于林真心对欧阳非凡的迷之崇拜我是出戏的,毕竟我的少女时代是这样的:(前方高能,此处我要装x了)我不在乎我的男同学们帅不帅、学习好不好,反正他们都没我帅没我学习好。一本正经脸。

我的男孩们,你们真的以为,女孩子是你们看见的那么蠢吗?真的不是,至少大部分不是,她们只是通过隐藏自己的锋芒来呵护你们可怜的自尊心。她们通过卖萌装蠢这种最省力的方式与你们等价交换,女孩儿们让渡自己的部分崇拜,男生们则要提供保护与供给,虚荣的大男子主义得到满足。

在无数政治哲学书籍中,女性都被放置于历史偏见的位置上,柔弱、感性、没逻辑、目光短浅、缺乏远见、没有大局观。

父权社会最大的毒害在哪?

在话语体系的构建。"婊""跟个女人似的""娘娘们们",有没有发现,连我们自己有时候都会不自觉的运用这些词汇,但词汇背后是什么?是偏见跟稳固的意识形态。当我们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表达观念的时候,观念还有什么反抗意义?语言在一定程度上,支配了我们的意识观念。

说这么多,我并不想改变任何人的立场,只是表明观点。如若女权这个革命词汇离我们太遥远,那婚姻呢?尊严呢?教育呢?我不主张两性势不两立,这也不是争取应有权利的初衷,我要的是平等与尊重。

当然我说的平等不是男人能干的体力活女人也要干,这不是平等;正因为男女生理构造上的差异,任何事情完全的同一对待是伪平等,甚至是变相歧视,否则女人能生孩子男人也同样自己去生好了。

我说的平等是精神平等,你力气大物理做功的事你来,我心思细腻家务可以我来做,但我们不要彼此认为这是对方应该的,世上没有什么绝对应该。是我们在客观存在的基础上,愿意共同提高生活质量,用我们各自的擅长,一同抵抗世间不堪与肮脏,我需要你有这样的觉悟。

海子说,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关心你;而我今夜也不关心女权,它在政界在学术界怎样定义都好,我只关心你,因为你就是我。我关心你,就如同我坚持一件事情,并不是因为这样做了会有结果,而是坚信这样做,是对的。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莎国际发布于侠盗猎车手4,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只关心你侠盗猎车手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