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的蓝色雨季

2019-10-19 21:04栏目:吸血莱恩2游戏
TAG:

作者/weirdo7

    在没有霓虹,十二点的夜晚,街上昏黄的灯光在黑暗里影影绰绰,张牙舞爪地随着街面两旁连绵不绝的古老石柱一同朝整条街的尽头延伸着,石柱上的白色涂料脱落了许多部分,斑驳得显出古街特有的沧桑,整片世界归于一袭黑色。黑色,却和白色一样空白,那么相像。

      古老的石板路上发出轻巧的脚步声,在偌大的空白里敲出了寂静,形成诡异的冷色调。

  “能想到午夜古街散步的恐怕也就咱俩了!哈哈哈~”身旁的李辰皓发出似笑非笑的感慨,实则是想打破这冰冷的气氛,他望着苏小西沉默不语的脸打趣:“要不是有我在,你敢一个人在这时候散步嘛?”

      他们两个人在这个暑假,常常深更半夜在街上游荡。苏小西将手操在背背裤的口袋里,侧着头冲李辰皓咧嘴:“那是当然!不过,也不一定。”面前的男生白净好看,穿着白色的针织衫和深蓝色的牛仔裤。可是,她注意到更多的是李辰皓的穿着风格很像一个人,她低着头不再说话。

      李辰皓,是与苏小西一同长大的好伙伴,说俗点就是“青梅竹马”。可越是这样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就越勾不起苏小西的少女情愫,于是也直接忽略了这位少年是学校的校草之一,请看清楚,是“之一!”。因为还有一个校草,可以说这才是苏小西心中的白马王子。他叫,朴羽泽。

      苏小西是在一场美丽的太阳雨里遇见朴羽泽的,相遇很戏剧,就像小说里的一样。

      那天雨下得很大,太阳却依然不可一世地笼罩在天际。苏小西顶着豆大的雨珠冲进电话亭时,朴羽泽正安静地望向窗外。他的目光寂静而悠远,唇边挂着的微笑看起来有些忧伤。她细细的打量他,觉得他好看极了,身形修长,当时穿着白色衬衫和深蓝色的牛仔裤。面部线条柔和,皮肤白皙,双手自然地垂放在身体两侧,十指修长。

    “擦擦吧,你脸上全是水。”他忽略她的目光,拿出洁净的手帕递给她。

   “谢谢。”苏小西接过时脸第一次夸张得红了起来。那个男生不再说话,继续望着窗外,苏小西小心翼翼得擦着自己的脸颊,顺着他的目光看出去,阳光渐渐微弱起来,玻璃窗外是白茫茫的一片,汽车经过水坑溅起形状漂浮的水花。

      突然,他转过头,目光平静如水却深不可测,他望着苏小西:“你说雨会是什么颜色?”

  苏小西愣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让她摸不着头脑。男生却笑了笑,那一瞬间,苏小西很明显的有一种心跳被他带走的感觉。

      雨停的时候已经华灯初上了,苏小西走出黄色的电话亭,伸展了一下手臂,懒洋洋的样子却很是惬意,但她没想到走在前面的男生突然转头,“你是A中的?”他看着她的校服,似乎有点诧异,苏小西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男生说了再见。他的背影修长好看,苏小西看着又再次脸红起来,心里好像有一只兔子不停得蹦跳。

      她想,再也不会有任何男生能够比他好看。

      难得温煦的暖阳却闷热得叫人难受,灿灿之光都似给葱郁的草地镀上一层明晃晃的白,刺得眼睛一阵迷蒙。不远处的球场上几名精力充沛的同学挥汗如雨地打着篮球,不时传来大喊大叫的声音,校园内随处都可见或是捧着书或是抓着零食或是无处可去闲得无聊四处闲荡的同学,平日里一样不见安静。

      而另一边草堆里,刻意压低的火红色鸭舌帽下的那张透红的脸低咒着,紧裹在帽内粘腻闷热的感觉让人极不舒服,汗水自脸颊滑落,苏小西随意得用衣袖一揩,继续自己的除草大业。

“你是要把草坪草当杂草铲除吗?”倏然出现的戏谑让苏小西昏涨的脑袋有了几丝清醒。这才发现有个细弱的躯体在风中颤啊颤,后知后觉得低呼出声,苏小西慌忙道歉:“啊!何老师,对不起!”她感觉亡羊补牢地将一块露出暗黄色的土壤把草种了回去。

  这位何老师是学校的退休老师,现一直做着学校绿化的维护工作,未曾受过他授课的学生也敬称他一声“老师”。不过,何老师是60多岁的大伯,声音怎么……

      苏小西猛地抬头,只见一个颀长的身形笼在金色光芒中。不知是光线太过耀眼还是蹲得太久,眼前一片五颜六色的东西在浮动,视觉模糊得看不清他的脸。苏小西窘迫地立马站起来,未加思考的轻率举动不得不接受脑贫血的后遗症,晕眩的脑袋让她几欲跌倒,润红的脸色瞬间苍白,眼前的景物也变得漆黑一片。

      “当心~”感觉到一双手扶住了她欲倒的身形,苏小西使劲得眨了眨眼,眼前的漆黑渐渐由暗到明,她感激地迎视扶了她一把的人。

  “啊——”苏小西瞪大的眼中印着那张清晰的脸,熠熠的金辉之泽如炫动的精灵耀跃在那乌黑的发丝上,可以与韩庚相媲美的悬胆鼻端秀挺立,那双如黑曜石般的瞳眸正专注地看着她。

      太过惊诧让她失了言语,微张着嘴巴傻傻地看着他,没想到会是他,朴羽泽!原来他们是同校。

   “你还好吧?”他问。意识到还在他怀里,她受惊似的跳开一步,不自在地拉着帽沿,脸涨得通红:“我很好。”她低头道,但始料未及的是这时肚子不争气的传来一声“咕噜……”他松了一口气,脸上有了一丝淡淡的笑意。而苏小西却好想捧脸遁隐,她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和他相遇。

          “走。”他看着苏小西说道。

  “啊?要去哪?”她还没回过神来,就被朴羽泽拉走,“带你去吃饭。”

      走进学校的食堂里,朴羽泽去点了菜,便坐到苏小西的对面:“一起吃吧。”他笑了笑,对苏小西的惊讶不以为然,而苏小西依然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他竟然主动和她一起吃饭?

   “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他指了指苏小西的餐盘,那里面有几条烤鱼和青菜。

   “哦。”她呆呆地回答了一声。只是她没想到,那天李辰皓在食堂撞见了这一幕,眼神变得让人难以捉摸。

    那天,苏小西他们两个人初步地了解了对方。

    以后的那些时间,苏小西知道,遇见朴羽泽,她从不曾后悔。

      冬天总是来得那么迟,无数个阴雨连绵的天气之后它才顶着漫天大雾姗姗来迟。

    苏小西和朴羽泽成为了好朋友,虽然她心里面并不满足于现在的关系,可是谁不是说过做事要循序渐进么?

      苏小西很怕冷,冬天她总要围上很长很厚的围巾,还经常缩着脖子,朴羽泽总是说她的动作像乌龟一样,却还是会悄悄把她冰凉的小手放进自己的口袋。

      他们每天一起吃饭,苏小西很挑食,不吃辣的,不吃大葱和大蒜,不吃萝卜,朴羽泽总是半哄着把菜塞进她嘴巴里。朴羽泽微笑的时候,嘴巴也是轻轻的抿着,是很温柔的弧度。

      冬天的时间似乎走得很慢,苏小西和朴羽泽并肩,走在街道上。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任何改变的样子,街道两旁的灯光像轻纱一样覆盖在身上,看起来温暖落在身上却没有任何温度。

      苏小西一个人去买了一大卷深蓝色的毛线,她想亲自给朴羽泽织一条长长的围巾,那条围巾一定要足够长,可以围在两个人的脖子上。正幻想着浪漫时,李辰皓突然从她身后跳出来,苏小西被吓了一跳。

      “喂!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李辰皓把好奇心转移到苏小西手里的那团深蓝色。

   “不关你的事!”苏小西对于这种打扰她思绪的人很是恼怒,不再理会他继续往前走着。

  “你这是要给朴羽泽做的?”虽是疑问却分明很笃定的语气,苏小西转过头看着李辰皓:“是又如何。”李辰皓看她这样说,本不想告诉她的事却又在这时想打击她:“今天,我看到朴羽泽的车后载着一个女生。”

  苏小西有点难以置信,呆了三秒后:“嘿,辰皓,你什么时候学会耍人这招啦?”

  “我只说我看到的,你不相信就算了。”李辰皓无辜的看着她。

  苏小西翻了翻白眼,无视他走掉。可心里却有点隐隐作痛。

  回家的这趟公交一如既往的拥挤,污浊的空气即使打开窗户,呼呼的风再努力也吹不散。随着前门开启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人群一阵骚动后,那个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已站在了她的跟前,并对她露出他自以为是很灿烂却让她想海扁一顿的笑。

  “干嘛不等等我?”李辰皓重重地喘了口气。

  苏小西舒展了下身体,感觉不那么拥挤时,才睨了他一眼,不爽的心情让她连说话都觉得烦。看出她的不耐,他一副不以为意的笑,好似常受到这种待遇:“在生我气?”他一脸陷入沉思的模样,无辜的眼神却透着几分顽劣。

  苏小西冷淡地从鼻腔里哼了一声,继续无视旁边制造噪音的某个人。

    随着公到站的提示音再次响起,人群又是一阵骚动,苏小西干脆也随着人流下了车,街面扬起的沙尘迷人眼目,让人一阵心神不宁。未行几步,身后那道阴魂不散的声音追来。苏小西愤然转身,她怒目圆瞪地吼:“你干嘛跟来啊?”

  李辰皓瞧她一副想对他喊砍喊杀的模样,实在无法理解自己有让她那么讨厌吗?他继续无辜的说:“我们的目的地是同一个方向啊。”苏小西无奈回头继续走自己的路。

      只当他是空气,无视!

    “喂!你别生气了不行吗?朴羽泽那事我真不是故意刺激你的,你就饶了我吧?”李辰皓在身后喊。

      只当他是空气,无视!

    片刻的沉默。“咦?我们好像下错站啦!”身后一出声音,苏小西再也忍无可忍,她提脚朝他踹去,不理会他杀猪般的惨叫,旋身而去。

    “当心,前面是……”隔离砖,苏小西来不及停住脚步。

      扑……

      “啊——好痛……”

      李辰皓肩膀耸动了下,不忍得闭上了眼。

  

    苏小西那条毛巾已经织到了一半,她与朴羽泽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她想要拿着这条围巾在某天向他表白,脑海里面不停浮现出往日两个人在一起的美好画面,想起来都止不住笑的回忆。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心突然莫名变得慌乱起来,那个女生,到底是朴羽泽的谁?

      直到某天,在班级做卫生时,一个好看的女生找到了苏小西,她说:“苏小西,我想找你谈谈。”

      在无人的角落。苏小西看着她,半天说不出话来,眼前的少女面孔略显憔悴,却遮不住她精致美丽的五官轮廓。女生说:“我叫娜雪,是朴羽泽的妹妹,不许你再靠近我哥哥!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娜雪对着一脸平静的苏小西大声宣布道“我哥哥是我一个人的!”。

    苏小西站在原地,没有说话,不跟娜雪一般见识,不过是他的妹妹而已。娜雪鄙夷得看了一下她,哼了一声走了。

    计划着跟朴羽泽表白的那天天气很好,傍晚的时候有很漂亮的夕阳。苏小西拉着朴羽泽一直不停的向前跑,耳边有风吹过,她的脸冰凉冰凉的。她想,如果可以让时间停驻,她愿意一直这样到永远。

      他们去了郊外的那条小河,但苏小西始终下不定决心跟朴羽泽表白。他们一起看着火红的太阳慢慢滑下山坡。而朴羽泽却给苏小西讲了许多许多关于他自己的事。苏小西安静地听着,最后悄悄地握上了他冰凉的手指。

      回家的路很漫长,苏小西舍不得放开他的手。把苏小西送到楼下时,朴羽泽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递给她,是一个很精致的手工制蓝色钥匙扣,“你好好保留着,我先回去了。”朴羽泽挥了挥手,她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她紧紧地把钥匙扣握在手心里,抬头看了看昏暗的天空。苏小西知道,当朴羽泽平淡的说着那些事情时,他的心有多痛。

    他说:“我现在是个孤儿,娜雪是以前继母带来的妹妹。”

    他说:“我答应过父亲,要好好照顾娜雪。”

    他说:“父母都去世后,我和娜雪相依为命,那时找不到亲戚投靠,我一直被人拒绝,心变得更加寒冷。”

      最后他还说了一句什么,但是风太大,吹散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她听不清。苏小西只是忘不掉当时朴羽泽那望向远方寂静悠远的眼光,以及他唇边那一抹最好看的弧度,她多想,把他失去的温度都补回给他。

      苏小西终于在有一天忍不住对朴羽泽说出自己的心意,当时她并没有任何准备,表白的话,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

    “羽泽,娜雪真的只是把你当做哥哥吗?”苏小西不止一次的这么问过朴羽泽,她看得出来,娜雪对朴羽泽绝不是一般的兄妹情,而朴羽泽也很在意他这个妹妹。

  可他总是对苏小西说:“不管她是不是把我当哥哥,娜雪永远是我的妹妹。”

      呵呵,哪怕没有血缘关系,他们兄妹两个已经在彼此的心里有着重要的地位。

“那么,羽泽,你把我当什么呢?”苏小西抬起头,望着朴羽泽的眼睛,眼里是飞蛾扑火般的决然。她不想再拖拖拉拉下去,即使这样做会使他们之间失去平衡她也顾不得了。

  朴羽泽深深地望着她,眼神复杂。

  苏小西悲伤地看着他扯了扯嘴角,但终究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他沉默着,表情沉重。她看不懂他,所以她转身,留给他一个背影走掉。

      苏小西茫然的走在大雨滂沱的马路上,前方是一片令人窒息的白茫茫的一片,她不知道方向,只是想要一直走,让雨水冲掉那些让她难过的事情。

  原来,我们什么都不是啊朴羽泽?原来,我那么喜欢你,可你却从没把我放在心里呢朴羽泽?你竟然连一个答案都不给我!朴羽泽!

      命运真是可笑,她被朴羽泽狠狠地伤害后,还看到了之前跟朴羽泽一起躲雨的电话亭,多么讽刺的地方,她惨然的笑了笑,慢慢的走了过去,但她只是在离电话亭不远的地方安静的站着,远远的望着那个电话亭。

  意外的碰到了李辰皓,这个从小欺负她却又很照顾她的男生,只是她一直一直都忽略了他,这次她依然选择忽略了他。眼角有温热的液体流下,苏小西知道那是泪水。

      电话亭里的李辰皓,在突然下大雨的情况下躲到电话亭里避雨。不料一扭头,看到亭外不远处有个人影,他仔细一看,是苏小西!此刻她站在雨中,全身都已湿透,李辰皓急得不顾外面的大雨冲了出去,把苏小西拉进电话亭。

  “你疯了么?!这么大的雨你还站在外面!”他从口袋里掏出手帕,细细的擦着她脸上的雨水。苏小西没说话,抬头才发现是李辰皓在帮她擦雨水。这年头的男生都喜欢用手帕么?为什么又让我想起那个狠心的朴羽泽!她的眼泪止不住滑落。

    “大冬天的也不怕着凉了,疯疯癫癫的在雨里走。你以为这很浪漫么?再浪漫你生病了也只能跟医生约会……”李辰皓不停的唠叨着,苏小西踮起脚尖,把自己的嘴唇贴在了男生的嘴唇上面。很自然的她看见了男生因为错愕而睁大的眼睛。她心满意足的笑了笑,心却在那抹笑容过后碎成了一片片。

      羽泽羽泽,我再也不能把你失去的温暖都补回给你了。她望着玻璃窗外。

      离电话亭十几米的地方,朴羽泽站在原地无法移开眼睛。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丢下遮挡在头顶的蓝色雨伞,默然转身离去。

      或许苏小西自己都没有想到,朴羽泽伤害了她,而她,竟也在狠狠的伤害别人。

    那天在电话亭,她请求李辰皓,做她虚名的男朋友,因为她不喜欢他,自然不会认真地跟他交往。李辰皓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呵呵,好,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苏小西不知道,这样子的她让李辰皓的心里有多难受,多痛,她把自己搞成这样,只因为他,朴羽泽。

  苏小西与李辰皓这么多年的交情,对他的了解不算少。他宽容,温和,脾气总是很好,每次苏小西心情很差时,他就会想尽办法逗她开心。,他爱笑,嘴角总是弯成好看的弧度,但是他的笑容让人想到阳光,跟朴羽泽的笑容不同,一点都不同。

    学校外的那间小小的咖啡店里,李辰皓安静的坐在苏小西的对面,看着苏小西紧紧的握着手里的蓝色钥匙扣发呆。他知道,她的心里没有他。可是他愿意这么陪在她身边,为了她,他的骄傲可以全部都不要。他衷心的希望,以后她的笑容,会为他而绽放。

      他想,会有那么一天的。

  谁也没有想到,朴羽泽会在这时候走进来,跟在他身后的,是看起来有些憔悴的娜雪。苏小西目光一接触到他们,立刻拿起自己的东西,目不斜视的走开。她听到有风吹过,朴羽泽的声音从身后清晰地传过来,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却只说了一句很平常的话:“最近过得好么?”苏小西的身体止不住颤抖了一下,飞身跑出咖啡店。李辰皓看了看朴羽泽,垂下眼睑,半晌,默然走出了咖啡店。

      朴羽泽面无表情,良久,在一张桌子旁坐了下来。娜雪在他的对面,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的脸色:“哥哥你还好么?”她试探性的伸出手在朴羽泽面前晃了一下,声音里是止不住的慌乱。她好怕,自从哥哥跟苏小西断绝联系后,就再也没对她笑过。

  “我没事。”朴羽泽没看她,叫来服务员要了两杯咖啡,安静的低头看书。

    娜雪眉头紧皱,好像在什么事里挣扎一样。

  她想起那天,看见哥哥晚回家她狠狠地砸坏了一切可以砸的东西,他开始还试着叫她冷静下来。可是慢慢的,哥哥好像累了一样,不再跟她说话,一个人默默地走到阳台。

  后来的每天,她都不再看到哥哥笑了,她没想到一向温暖美好的哥哥,会变成这个样子。娜雪想,她应该要找苏小西谈谈,只有她,才能让哥哥好起来。以前是她自私,不该对哥哥有非分之想。亲爱的上帝,我后悔了,真的,所以拜托你,请你让我的哥哥好起来。

      初春散出温暖的气息。苏小西再也不像以前那样看见朴羽泽就会绕道走。这期间有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苏小西和李辰皓分手了。

      那天从咖啡店里出来,苏小西趴在李辰皓的怀里,不停地哭泣,李辰皓一句话都没说,一直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良久,苏小西停止哭泣,拉开跟李辰皓的距离,背对着他。

  “我们分手吧!”苏小西强压住心里的愧疚感,用波澜不惊的语气说道,“我们该结束这荒唐的游戏了,对不起!”

    那是苏小西第一次看到李辰皓生气的样子,他红着眼睛站在她面前,大声的说着,最后终于忍不住,在她面前哭得像个孩子。

  他说:“苏小西!你把这当做游戏,可我没有,我是认真的!哪怕我知道你心里没我,我也是真的想要对你好。”

    他说:“苏小西!我从小到大一直喜欢你,就算你忽略掉我,我也愿意一直在你身边,你可以对我冷漠,可以心里面没有我,你可以继续喜欢朴羽泽,我都不在乎,可你为什么要这么狠心的推开我?”

  最后,他一字一顿的说:“苏小西,这辈子,我只喜欢你,你不能不要我。”

    再最后,他败在了苏小西的倔强下,或者说他败在了他太喜欢苏小西这个事实下。她只轻轻的对他说了一句话,只一句,他就再也没在她面前出现过。

 “不要让我觉得你很烦。”苏小西看着他的眼睛说道。那个阴沉沉的天气,苏小西结束了跟李辰皓那段荒唐的感情。

      她把被朴羽泽拒绝的心情全部加诸在了另一个同样喜欢她的男生身上,朴羽泽踏碎了她的心意,而她,踏碎了另外一个男生的心意。

      苏小西站在阳台上,初春的阳光温暖而不灼热,她闭上眼睛,慢慢的张开双臂,感受着风吹过她的脸颊,夹着某种莫名的花香飘进她的鼻尖。

  呵呵,谁也不会在失去了谁之后活不下去呢!都说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她笑了笑,谁说不是呢?

      娜雪在苏小西家的楼下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终于等到了她。她陪着娜雪,听娜雪慢慢的叙说着一些她应该要知道却完全被朴羽泽隐瞒的事情。

    朴羽泽十四岁的时候娜雪只有十一岁,他的爸爸和娜雪的妈妈在赶回家的途中因为一场车祸再也没有醒过来。

      娜雪在十二岁时过马路差点被车撞到,朴羽泽赶紧把她背到医院检查,却被告知娜雪患有严重抑郁症,想被车撞是一种心理自杀行为。有朴羽泽时时刻刻的照顾,娜雪目前的病情已有稳定,但有时也会不受控制的发作。

    朴羽泽和娜雪相依为命的活到这么大,娜雪几乎成了他唯一的动力。

      有天,当朴羽泽跟娜雪说他喜欢苏小西的时候,娜雪疯狂的扑在他身上,不停打他,“不可以不可以!哥哥不要喜欢她!除非我死否则你们别想在一起!”受了刺激的娜雪晕倒在医院醒来,朴羽泽看到一脸憔悴的娜雪,他知道,再也不能让娜雪受到刺激了。

  她说,她喜欢朴羽泽,也依赖他,所以当知道自己的哥哥喜欢苏小西时,她嫉妒她,转而对她哥哥发泄,让朴羽泽不要和苏小西在一起。

  这也是朴羽泽明明喜欢苏小西却从没告诉她的原因,他给不了苏小西任何承诺。

      娜雪还说,目前她的病情开始反复发作,只能先靠药物治疗。专业治疗抑郁症的医生没有关系后门是不愿意给她诊治的。

    苏小西目送着娜雪离去,心情沉重的在花坛边坐了下来。娜雪这一趟的目的,是希望苏小西可以回到朴羽泽的身边,可是她怎么可以那么做?朴羽泽也不会同意。娜雪对他来说,超过了他的生命。

    最后,苏小西想,她应该要帮朴羽泽做些什么。不能弥补回他失去的温暖,至少希望他能够自由,希望娜雪不再是他的牵绊。

  苏小西望着惨淡的天幕,唇边挂着一丝决然的笑意。朴羽泽,我曾经发誓,为了你的幸福,我可以不惜一切,现在我终于可以为你做些什么了。

      可是羽泽,知道你喜欢我后,我却再也不能陪你幸福。她缓缓低下头。

    苏小西能够想到可以帮她忙的人,只有李辰皓。她知道,她很过分很自私,曾经狠狠的伤害过他,她本不该去找他的,可是除了他,她想不出来还有谁能帮她忙。

    找到李辰皓的地方,是在一间网吧。里面空气混浊。苏小西看到李辰皓坐在一个角落,一个人很疯狂地在玩网络游戏。看到苏小西,他愣了愣,但很快反应过来,关掉嘈杂的游戏。

  “来找我的么?”他不自然的问。苏小西能够清楚的闻到他身上残留的酒精味,她皱着眉打量着他。这里不该是李辰皓来的地方,他应该安静的在家里看书,或者看电视。

    “你还好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小西才说出一句话来。她的声音略显沉重。

  “我?我好不好有什么所谓呢?我不觉得我现在做了什么惹你烦的事情。”他站起来,没有看她:“有事去外面说吧,这里太吵。”

    苏小西跟在他后面,心里五味陈杂。她说不出来心里是什么感受,巨大的愧疚感压得她快喘不过气来。

    离网吧不远的小餐馆里,李辰皓沉默着听苏小西说下去,听到最后脸色变得越是难看,他突然站起来冲她喊:“你这是什么意思?让我的叔叔去给朴羽泽的妹妹医治,即便我叔叔是治疗抑郁症的专家,他每天那么忙,也不见得他就会帮他们,你现在为了朴羽泽才来找我,他凭什么!凭什么值得你为他这样做?”

    苏小西不停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她把站起来的李辰皓按了下来,接着说:“我知道你很为难,我知道你有办法的,我求求你帮帮我,就这一次,最后一次,你一定要帮帮我,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的,我求求你了。”苏小西不停的恳求着。

  她永远也无法体会,看着这样的她的李辰皓心里面到底是什么滋味。他看着她目光坚定而决绝,好久好久,他低下头:“好,我可以帮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苏小西猛然看着他,高兴得说不出话来,然后她看着李辰皓目光灼灼的眼睛,听见他一字一顿地说:“你必须,跟我走。”

    她愣在那里不说话,心脏好像被刀狠狠的划过,尖锐的疼痛起来。在没分手之前,李辰皓对她说过,他父亲希望他去英国留学,那时他因为苏小西而拒绝了,只为了能留下陪在她身边。

  李辰皓突然笑了,笑得那么好看,笑得那么悲伤。他知道如今,若是能让他叔叔答应帮忙,就必须遵照他父亲的意愿去英国,既然如此他就只能带她一起走,带她离开这儿,离开朴羽泽。

      苏小西想,她活该。她为了另一个男生狠狠的伤害了一个那么喜欢自己的男生,她看见了朴羽泽对自己的伤害却从来没有看到自己带给李辰皓的伤害。

    那条早已织好的蓝色围巾,最后不是苏小西自己送给朴羽泽的,而是由李辰皓转交给他。在见到朴羽泽走过来时,李辰皓气不过朝他给了一拳头,而后抓紧朴羽泽的衣襟,看着他没反应过来的虚弱感发出冷笑:“你不配!”

朴羽泽的心不知不觉痛得窒息。呵,苏小西,我终究还是错过了你。

  那天被风吹散的话语,是朴羽泽对苏小西轻声说“谢谢你出现在我世界里。”下着蓝色雨的世界,你知道我多喜欢那片蓝色的雨,少年抬头望着旁边一脸迷糊的女孩笑得很灿烂。

  他送给她的蓝色钥匙扣上面刻着“wxhn”——我喜欢你。可这些,苏小西不会再知道了。

      这世上的爱情大抵如此,他们之间的伤害或许在岁月中逐渐风轻云淡。就如多年后,苏小西只知道,她要记住的,是眼前这个男生的一切,李辰皓。

  当爱已成往事,不如相忘于江湖。伦敦下起绵绵细雨,没有谁会去在意,那雨是否透着丝丝忧郁的蓝色微光。

图片 1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莎国际发布于吸血莱恩2游戏,转载请注明出处:遇见你的蓝色雨季